您好,欢迎访问汉调二黄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汉调交流 > 戏剧杂谈

汉调二黄的起源

日期:2015-01-06

 

       历史悠久的陕西汉调二黄,又称陕二黄、山二黄、土二黄,二黄戏,新中国成立后改称汉剧,是陕西仅次于秦腔的第二大剧种。它广泛流行于陕南的安康、汉中、商洛和关中的西安、三原、泾阳、凤翔、大荔、周至、户县、蓝田等地以及甘肃东部、四川北部、河南西部、湖北西部地区。经数百年的辗转流传,历代艺人的苦心创造,积累了丰富的文化遗产,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用以表达劳动人民的情感,反映劳动人民的心声,在广大流行区域特别是汉江流域,深受人民群众的喜爱。

      汉调二黄在我国四大声腔体系中属皮黄系统,唱腔以西皮、二黄两大曲调为主。它的起源,众说纷纭。对于西皮,认为系由秦腔 (或西秦腔) 演变而来。而对于二黄,有的认为始自江西,有的认为始自安徽,有的认为始自湖北。这些说法,虽然各有所据,但尚有许多值得商榷的地方。陕西专家根据对相关史料的分析研究,认为二黄戏的声腔元素可追溯到唐代,与唐代长安的宫廷音乐有重要的渊源关系。

      一、二黄声腔元素与唐代梨园法曲的关系

      据范紫东考:梨园法曲大别分为两派,一派为秦腔,以李龟年为首,其次为李鹤年;另一派为二黄,以黄幡绰为首,其次为康昆仑。幡绰雅善诙谐,其调平和,婉转有致。最擅长之节目为黄冠体调中之长生曲、望瀛曲,所谓仙乐也。人见其姓黄,又习黄冠体,故称二黄腔。因此,梨园为二黄策源之地,开元、天宝为二黄发祥之时,黄幡绰、康昆仑为二黄的创始人,而唐玄宗乃开山之始祖

也。  蒲城张东白 (清光绪甲午举人,精于音律) 说:二黄戏起自陕西、甘肃,是由古代的黄幡绰调与黄冠体调混合一起,古调翻新歌之曰二黄腔。 李静慈说:邰阳张勉齐、萧愚亭同我先父三人 (他三人都是清光绪初的举人,爱讲汉学),也同样讲过此话。咸阳刘古愚曾说:二黄戏是出于古时道情调,起初是用笙管伴奏。黄冠体多用笙管箫笛作吹腔以代唱,二黄调是由黄冠体翻过来的,是秦腔古调新声的一种。’”  这些说法,不仅来自文人,在艺人中也多有流传。

因此,以上论述颇有道理,依据有五:

       第一,秦人好讴,由来已久,古有秦风等民间歌谣,到唐玄宗时期,歌舞、音乐、滑稽戏等等,极为兴盛。而玄宗又善音律,酷嗜法曲,教梨园子弟。在他的亲身倡导下,各种艺术都有了很大的发展。张庚指出:大曲、各种舞曲和歌曲,这些曲调对后世的戏曲也有极大的影响,其中有许多曲调后来经过若干变化就成了戏曲曲调中的组成部分。

      第二,黄冠体调原为道院法曲,后引入梨园,所唱为七言诗,上下句。据说玄宗每至华清宫,必上集仙台祭老子,奏长生、望瀛等曲,黄、康主此等舞曲,必随驾同去。故吴梅村之 《王郎曲》 云:君不见康昆仑黄幡绰,承恩白首华清阁。以范紫东介绍的黄幡绰演唱之黄冠体调的特点与今日的汉调 二黄作一比较:汉调二黄唱腔平和婉转,与黄幡绰风格一致;唱词多为七言诗、上下句,与黄冠体词律相同;而黄冠体又是由道院法曲引入梨园法曲的,结合我们接触到的一些宗教音乐来看,其声腔肃穆平稳,器乐多用笙箫笛管,确与汉调二黄中的二黄有许多近似之处,至今汉调二黄中之吹腔,仍以双笛为主奏乐器,由此可见其演变之痕迹。

       第三,严长明说:弦索流于北部……湖北人歌之为襄阳腔 (今谓之湖 广腔)。陕西人歌之为秦腔,秦腔自唐宋元明以来音皆如此。 王芷章称:所谓善为秦声者,固 不自中古始 。迄于唐之 明皇,而斯风 益炽,实为 后代歌舞之 声。 这里严氏、王氏所说的秦腔、秦声,不是指现今的秦腔,而是指古时秦人所唱之歌。二黄戏中的音乐元素是秦腔古调新声的一种,所以普遍所指的秦声、秦腔,也就包括二黄。

    第四,二黄艺人所祀祖师为老郎。在陕西的汉调二黄艺人中,有关老郎的传说不下五、六种。有称老郎太子的,有称三圣老郎的。过去二黄班社都雕有一老郎神像 (白面,无须),走到哪里,背到哪里。艺人中又普遍传说因唐王领大臣于宫廷演唱,亲自执掌鼓板,故而至今二黄艺人仍称司鼓为坐九龙口。由于二黄艺人敬奉老郎,许多地方设庙祀敬。如西安骡马市车马行的房子,原为一座规模很大的老郎庙,又称梨园庙,为汉调二黄班社的公产,约建于乾隆四十五年,后来因汉调二黄在西安衰落下去,会馆被梆子艺人所占,改称庄王庙;陕南汉调二黄著名艺人杨金年,在他的家乡紫阳蒿坪河杨家坝集资建了一座老郎宫(或称梨庙),为二黄艺人集结拜会之地,至今旧迹犹见;乾、嘉期间,汉调在湖北盛行时,汉口有一条戏子街,两座老郎庙 (见 《汉口谈》)。据查,唐人积习,以称郎为清贵,玄宗为睿宗第三子,人称三郎,晚年称老郎 (见自白居易诗注),故此,老郎为唐玄宗无疑。二黄艺人普遍敬奉老郎的事实,说明二黄孕育于梨园法曲是有道理的。

   第五,汉调二黄起源陕、甘,它流于外省也被称作秦腔、西秦腔或梆子。兹引两例来加以说明:据张庚、郭汉城的说法,清代康熙以来,陕西商人的足迹,几乎踏遍全国,山陕 (山西陕西) 的梆子腔,遂也跟着陕西商帮在各地流传。直至今天,东南沿海的广东潮汕一带,仍有当年辗转流传过去的西秦腔 (今称西秦戏) 被保留在那里,在当地安了家,落了户  。这个西秦戏是什么样子呢?据《辞海》 等资料介绍:约有二百余年历史,主要腔调有西皮、二黄等,艺术风格同秦腔、徽调接近主要声腔正线,是一种古老的二黄调。这个西秦戏唱的不是梆子,却是西皮、二黄,其风格既近秦腔,又近徽调,怀疑它很可能就是秦腔古调之一的汉调二黄。再如,周贻白先生在 《谈汉剧》 一文中说道光八至十二年,汉调艺人王洪贵、李六进京擅长之剧目,所唱多属西皮,只有 《扫雪》 唱二黄,是由西安梆子改编的。这话与周先生在该文中说的二黄是出自安徽的话是有矛盾的。起码李六等所唱的二黄,不自安徽来,不自湖北来,而是西安去的。现今陕西的秦腔与关中、洛镇派之汉调二黄有许多相似之处,我们推测西安梆子有可能就是汉调二黄。周先生此文又说:湖南的湘剧,其 《南北路》 旧名汉调,亦系表明其来自汉水。这也就是说,随着发源于陕西汉水而流入两湖的腔调,不仅有西皮,而且有二黄,因此,由汉水传入湖北的绝不是只有西秦腔或西皮。

       当然,梨园法曲中所具有的二黄音乐元素,也仅是一种歌舞音乐或戏曲的胚胎,还不能是完整的戏曲。随着安史乱起,梨园即亡。可是,乐人流散,独其余声遗曲传人间。这些流传民间的曲调,经过宋、元时期的发展演变,也从其他本地或外地的梆子、弋阳、昆曲、民歌以及西域音乐等剧种、曲调吸取了丰富的营养,壮大发展,从而才可能逐步形成汉调二黄这一完整的剧种,至明末清初才繁盛起来,随着陕南移民开发带来的经济繁荣和广泛文化交流,才日趋成熟。

       二、西皮、二黄均源于陕、甘之考证

      (一) 结构、色彩,二者相近。西皮与二黄在板式结构和音乐色彩上是很相 近的,许多戏中西皮、二黄并用。若是一源陕西,一源安徽或江西,地域相隔如此遥远,怎么会有这样相近的色彩呢?西皮、二黄是皮黄戏中两大主腔,不比从外来剧种吸收少量曲调来丰富自己那样容易。因此,我们主张二者均源陕西。

     (二) 从汉调 二黄得名的原由来分析它的产地。古称陕二黄,大概指其 源、流传于陕西之意;称土二黄,大概指其土生土长之意,与关中文称本地二黄之意同;称山二黄,大概指其流传陕南山区之意;在关中还称正宗二黄,大概指其是真正的、正统的意思;称汉调二黄则是指其流行汉江流域之意;单称二黄戏,就是指二黄是这一剧种的正宗、正调、主体之意。当然,陕西也早已传说二

黄古用双笛伴奏,故又称加竹头的二簧,但现在簧、黄不分了。总之,不管怎么称呼,始终没有离开过二黄两字。这说明二黄在陕西古已有之,决非来自安徽、江西或湖北。周贻白先生在 《谈汉剧》 一文中曾提到:西安、泾、原一带以及商洛五属,曾盛行二黄调。……其以汉调属之汉中,似即由此而起。但后面却说来自陕西的只有西皮调,并说:因其来自陕,故名西皮 ,其名汉调,似系流行于汉水之故。仔细思之,这话有些欠妥。按此话分析,因西皮流行汉水而得名,则汉调二黄就应称为汉调西皮了,但自古迄今,从未有人这样称呼过。

    (三) 从流行区域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状况来探索它的起源。二黄戏最早翻越秦岭,流行汉江流域,因汉水而名汉调二黄,这是毋庸置疑的。但许多史家,虽承认汉调因汉水而得名,却都认为汉调创兴于襄阳,而普遍忽略了汉调二黄的起源地陕、甘一带,这是不够全面的。研究一个剧种的渊源时,不能离开这一剧种在当时流行区域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及当地习俗等,汉调二黄当然不能例外。自清乾隆以后在甘肃陇东,秦中一带,陕南各地及河南的南阳、淅川、内乡、镇平和湖北襄河上游各地都盛行汉调二黄。在京汉、陇海两铁路未通以前,西北的药材、皮毛,陕南的漆麻耳棓等山货特产,往中南及华东的出口,尤其是运往广州、上海的干线,是由甘陇先到泾、原、西安转商洛,再由丹凤从丹江水运经荆紫关、李官桥、老河口等陕、豫、楚三角地带转襄樊,上与汉中以下各水路相汇,再顺汉江,直达武汉。还有从荆紫关就陆路起旱,往南阳、赊旗店、禹州一条到中原的支路。沿着上述秦、豫、楚相接连的一条水陆要道,其经济、文化在清代乾隆到民国初年极为发达,汉调二黄就在这些地方成长壮大起来,并为群众所热爱。因而李静慈说:汉调二黄是汇秦、陇、蜀、鄂、豫各地之声而集其大成,主要是沟通南北,兼收秦、楚二地之声与中州之韵,此说是有相当理由的。 上面所描述的汉调二黄成长活动的地理图,是随商业运输而传播的。还有值得注意的是明末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军,活动于商洛一带,屯住于襄、邓之间,长达十余年,而商洛是汉调二黄的老窝子,所以起义军将汉调二黄带入湖北、河南是完全可能的。因此所谓创兴于襄阳的汉调就是指陕西流传至湖北的汉调二黄,因襄阳踞汉水之中,故以襄阳代表之,实际上应包括甘陇、秦中、陕南各区、河南西部、湖北西部、四川北部等汉调二黄成长壮大的这一广大的流域。汉调在以襄阳为中心的地区形成以后,正如杨铎所说:后因三藩之变,用兵西南,因军队调动的频繁,汉调就不知不觉地随军流入西南,所以西南半壁就成了汉调的弥漫地。  因此说,所谓襄阳腔实来自陕西的汉调二黄。从广义上讲,汉调二黄是全国皮黄戏之最早的根苗。

    (四) 对南宗、北宗,南路、北路之说的看法。范紫东说:唐代为我国历史上文化枢纽之一。佛家有南北二宗,自唐始分;画法有南北二宗,自唐始分;戏曲有南北二宗,亦于唐始分;盖秦腔与二黄……同源异流,秦腔多流于北方,二黄多流于南部,故秦腔为北宗,而二黄为南宗也,此所谓南北二宗……不过就原始之趋势而言,亦非北方无南宗,南方无北宗也。这个南北二宗的说法,与南方之称西皮为北路 (指来自西秦腔),称二黄为南路 (指来自安徽) 的说法,也有某种关联。因为在陕西汉剧艺人中,曾流传着徽二黄是陕西传去的说法,如安康八旬老艺人雷鸣震说:前辈先生们讲,陕西的二黄是最早的二黄戏,由陕南顺汉水传入武汉的叫湖广调、汉戏;由商洛、南阳、襄、邓一带顺正东传入河南淮庆的叫淮调二黄;顺淮庆再传入安徽,汉调二黄又被称徽二黄。此说颇有道理,它确是从几路传入湖北、安徽的。据了解,唐代著名宫廷艺人黄幡绰,不仅能歌善 舞,为乐首 之一,且擅长 参军戏,据 说他晚年流 落江南,死而 葬于昆山。那么,他很可能最早就把陕西二黄腔传入江南,包括安徽等地了。而汉调二黄系由汉水流域传入湖北,再由湖北传入安徽,由安徽传入京师的说法,可能性更大。杨铎在 《汉剧史考》 中举天柱外史的 《皖优谱》 云:“……惟徽调与汉调所以别者,则以汉调唱腔声杂襄樊耳。……降及盛清,安庆乃取二黄腔,创制新声,由石牌腔或枞阳腔之高拨子,成为徽调。这是说徽调的产生是源于汉调的。但湖北汉调,既然声杂襄樊,则系由陕西顺水流入无疑了,与产于黄的说法是自相矛盾的。华连圃 《戏曲丛谈》 又云:徽汉两派,繁衍于襄阳、汉口者为汉调,流传于石门、桐城、休宁者为徽剧。而陕西李静慈却说:汉调二黄初由陕甘豫鄂皖间,后来石门、桐城、休宁间人效之,遂成为徽剧。

       许多戏剧史家既然承认汉调系因汉水而得名,那么汉调二黄起于陕,最先流入襄阳,再至石门、桐城、休宁为徽剧是顺理成章的事。怎能既称汉调,而无视汉水上游的汉中、南郑、城固、西乡、洋县、镇巴、紫阳、宁陕、石泉、汉阴、安康、平利、岚皋、镇坪、旬阳、白河、竹溪、竹山、房县、郧西、郧阳、均县、谷城、镇安、山阳、柞水、丹凤、商县、商南、洛南、蓝田、西安、三原、泾阳、户县、大荔、陇县、天水、平凉等地跨三省有数十个地县的广大区域呢?欧阳予倩在 《京剧一知谈》 中,解释南北路的得名由来说:西皮……因为是从西北来的,所以……称西皮为北路,二黄是由安徽和湖北南边的曲调相结合而成,所以称为南路。联系范紫东先生南北二宗的说法,可以给二黄下定义为:是由陕西南边传入湖北后,再与安徽的曲调相结合而称南路。

       总之,谈皮黄戏的形成,多数不提陕西的汉调二黄或提也是一带而过,甚或作错误的推断,使所考失实,如像周贻白先生在 《谈汉剧》 中说的:陕西亦有一汉剧团,所唱亦为汉调二黄,则系由河南转徙。一些在汉剧界工作数十年的陕西人,从未听说汉调二黄是由河南传来的。至于剧团多少,从古至今也不止一个,由此足见汉调二黄是怎样的不为人所知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不外两条:其一,陕西汉调二黄为最早形成阶段,传至襄阳一带,得以初步繁荣,到汉口得以发扬光大,形成徽剧后,足迹遍神州,徽、汉两调进京,又发展为京剧,声誉大振,史家多去探索驰名的徽、汉、京之间的衍变足迹,而起根发苗的陕西汉调二黄,偏居陕南一隅,反而无人问津了;其二,汉调二黄早期缺乏知识界参与,本身无人探讨其源流沿革,加之渊源古老,由这一剧种衍变为其他皮黄的痕迹,根源难觅,故而反认为陕西之汉剧是由湖北或河南传入了。

       三、与渊源有关的重要史迹及分析

       首先,对西皮调的记载远在明代。如 《腔调考源》 等许多著作中提到明万历抄本 《钵中莲传奇》 中就有西皮调;再如明崇祯年间刻本 《梅雨记》 亦说:伶黄六之女善唱西皮调。 这说明,西皮调形成于明代中叶以前,明末崇祯年间就流行于包括江苏在内的长江中下游广大地区了。那种认为明末清初因秦腔传入襄阳,再经加工改造,成为今日汉剧的西皮的看法是不妥当的。而皮黄合流也不一定是湖北艺人所创造。因为在陕南有关汉调二黄班社演出最早的说法是明正德年间。如安康民间老艺人冯成秀 (已故,为汉调皮影艺人)  1957 8 月的老艺人座谈会上谈:世代相传,安康城东三十里神滩河王爷庙的石碑上有明正德皇帝(即端王) 从汉中赴湖北途中到此看二黄戏的记载,过去庙内还供有端王天子万岁的神位。许多老艺人也谈及,确有此碑此庙。若如此,则二黄戏的形成至迟亦应在明正德年间,最少也有 500 余年的历史了。遗憾的是现在庙毁碑遗,无从查证了。

        其次,汉调二黄在陕南流行的史迹最有力的证据是紫阳蒿坪的三块墓碑和许多传说,证明陕南首起科班于清乾隆年间,首事人为紫阳篙坪人杨履泰。据安康汉剧团著名净角杨明灿 (原为教师,票友下海),去紫阳蒿坪及毛坝等处搜集戏剧史料,经艺人及杨履泰后人介绍:杨履泰为蒿坪大富户,为人仗义疏财,精于武术。从小喜爱歌唱,家乡的山歌小调没有不会的。在其出外游览中结交了一名好友叫来松,据说系关中人,亦善唱,对梆子、眉户、道情,颇有研究,二人遂共同兴办泰来二黄科班,请了一位教师叫洪贵。履泰又收义子杨金年习旦,一举成名。杨金年后在西乡沙河坎兴办科班 (约在嘉庆年间),培养了许多著名的二黄艺人。因而杨金年父子,为陕南汉调二黄科班最早的创始人,老艺人们无有不知的,在紫阳、汉中等处,流传着许多关于杨家父子的逸闻轶事。杨明灿先生在杨氏后代的带领下,寻见了三块古墓碑 (一块嵌在厕所墙上,一块做了厨房的案板,一块做了过桥石),是杨履泰杨景泰弟兄二人率其孙,为其父立的墓碑,碑文尚可见,刻有道光年间字样。按此年间推算,道光时立碑的杨履泰既率其孙,那就肯定到了暮年,他兴办科班时,当为乾隆后期,那时的杨金年则正是青少年时期,而后来杨金年到西安为巡抚 (或说制台) 演戏,又有许多传闻。由此可见,这一发现也是很珍贵的。特别是杨履泰办的科班叫泰来班,而骡马市老郎庙石刻上有一班社也叫泰来社,时间都在乾隆年间,二者若是一个,那更证明乾隆年间盛行于西安的是汉调二黄了。再则,杨履泰请的老师叫洪贵,而道光间入京,以善为新声著称的楚调艺人叫王洪贵、李六,这两个洪贵又会不会是一个人呢?从时间上推算,洪贵在乾隆中叶后当为青年期,到道光年间正是壮年以后;从艺术上讲,野生的汉调二黄,先在山乡小县里孕育成长,成熟后再进入大城市,是完全合乎规律的,所以这两个洪贵可能是一个人。如此,则汉调二黄最先盛行陕南,而后流入湖北,得以发展,再转赴京师,就更可信了。总之,对这一历史渊源,还有认真调查研究之必要。

        其三,汉调二黄剧种兴盛时期在陕西活动的状况。关于杨金年举办的科班,过去艺人们曾说过在道光或咸丰初年,但在上述杨家的墓碑发现后,推算其可靠年代约在嘉庆年间。艺人们介绍,金年曾到兰州延聘名师,在西乡沙河坎设科授徒。首科培训了鸿、来两派,最杰出的如贺鸿生、查来松、屈来寿等。接着在陕南相继培训了永、清、长、福、吉、寿、元、荣、天、九、协、旭等科班及双、安、玉、胜等靠班。清道光十九年 1839 年) 9月有汉中汉荣班 (班主孔大方)来安康演出,城内河街水西门外原江西会馆及新城原仓夫庙均有该班题字。此后,陕南二黄班社多如春笋。据老艺人能记起名称的,仅汉中各地就有仁丰、宜泰、裕泰、鼎泰、广泰、隆泰、全泰、贵泰、仁泰、瑞泰、宝泰、荣泰、胜泰、志泰等十五、六个 (据说班社多以泰字起名,是为纪念首创人杨履泰之意)。咸丰十年前后,湖北房县范仁宝 (安康汉剧团已故老艺人范大德之祖父) 率瑞仁班入陕演出,并在安康设科授徒,培育了瑞、采、方、盛四科。上述科派,涌现出许多著名艺人,又各四处传艺。如查来松入川演出,声誉极高,被誉为戏状元。其徒刘久强在四川、云南、贵州享有盛名。方、盛两科学成后,即入川演出。贺鸿生、屈来寿 (活灵官) 等到湖北郧阳及陕西商洛传艺,郧阳的阮保玉、阮保魁等又到河南传艺。其他尚有许多著名艺人,被誉为活吕布、活魏延、活孔明、活赵云、活香莲等等。在关中、西安及商洛各县,亦同样盛况空前。据二黄名鼓手陈兰亭在 《略谈汉二黄》 一文中说:汉调二黄在关中地区……由清乾隆、道光到民国初年为极盛时期。当时虽有梆子、二黄、眉户、徽调诸种,人多以眉户是曲子,非大戏,不甚重视,徽调难懂,梆子粗糙,人皆喜好汉二黄。范紫东说:清光绪三十年 1904 年) 余肄业三原宏道高等学堂时,秦中二黄之各班不一而足,每星期过南城,则药材等会馆,弦歌之声,洋洋盈耳,入而观之,非秦腔、即二黄,盖其时南、北二宗,双峰对峙也。其中二黄,敛而循节,曲而尽致,曼声长吟,时亦有之。而无普遍之艳曼滑腔,盖古调犹存也。 封至模在《陕西四年之戏剧》 一文中写道:清季末叶,盛行一时,八旗子弟与士绅辈多好之。名角辈出,名剧累见。李静慈在回忆光绪年间自己看二黄戏的情景说:时的汉二黄在西安泾原是比梆子乱弹要红些,更比外来的徽调吃得开,尤其是在西安市的回民里,是无人不会的。 还说当时的文人,商绅及旗满和一些军政要人,喜好尤甚,有些女眷,不但能清唱,而且还能挂衣登台。在长安、蓝田、周至、户县、咸阳、耀州等关中西部地区也均有汉二黄戏班和民间自乐社。辛亥革命后,在西安与易俗社同时,由陕西都督张凤翙、师长张云山支持创办的鸣盛学社,拥有师生三百余人,为西安当时最大的戏剧科班。同时还有枌榆社,是徽调与汉调二黄合作的一个剧团。西安市南桥梓口在民国十余年间办有鸣夺社,最著名的有刘佩文等,刘是三原东里堡人,出身贫贱,由丫环收房,因地主家败,才到鸣夺社学戏,她天生一副好嗓子,柔和清亮,善于创新,人说她的唱功一句一个样,非常俏皮,她是汉二黄红极一时的第一代女演员。民国二十年在西安五味什字成立了庆义社,培养了邵子福、刘子胜等著名演员。在商洛,据老艺人王西亚、赵建中等人介绍,汉调二黄可以说达到家喻户晓,人人皆唱的地步,很多地

方办会戏,非二黄不写 (如商洛最大的东龙山庙会就是这样)。同治年间商洛有天久班和双字科班。天久班中最有成就的是赵安子 (赵清平,人称戏状元),享名最久。他精通文词,能修旧本,擅长生角,善于革新,唱腔吸收徽调、京剧之长,很受人欢迎,西安各处二黄票友多仿效他。双字科班中最著名的为金双庆,名仅次于赵安子。同治年间丹凤又有广字科班,到光绪年间丹凤还办了庆字科班、姚正科班。商县有益俗社。此外还有三胜、三合、四喜、五福等班。民国十余年间商县有同顺科班,民国二十八年山阳办了大同社,1941 年商县创办了抗建剧团。民国年间白河一带有茂字科班,安康有历史悠久的同心社,汉中有平民汉剧社。民国至新中国成立后,汉中、安康一带出现了不少著名艺人。从以上众多的班社、剧团的史迹来看,足以说明这个剧种与陕西人民,特别是陕南人民多么血肉相连,息息相关,若非本省本地之土特产,怎会如此深深扎根于群众之中呢?

        其四,汉调二黄与皮黄系统各剧种十分近似。新中国成立初,程砚秋先生看了汉调二黄后说这个剧种和京剧反极相似,这与我们的感觉一致。而我们看了湖北沔阳等地的汉剧也感到反比武汉的汉剧更与陕西汉剧相近。究其原因,是武汉汉剧汉口语音很重且唱腔发展得更为华丽复杂所致。而我们及湖北一些地、县的剧团,唱腔还保持着原始的古老典雅、朴实无华的特点。再者,我们听了广西桂剧,湖南汉剧、祁剧,广东汉剧,云南滇剧,四川胡琴戏,江西汉剧,甚至婺剧等剧种中的皮黄等,有的除语音不同外,都感到与陕西汉调二黄十分近似。如此近似,必有内因,这不都说明了汉调二黄与皮黄系统各剧种的亲缘关系吗?因此,汉调二黄孕育于唐,形成于明,兴盛于清,在以襄阳为中心的周围流行区壮大成长,流至武汉,更加繁荣,再向四外发展,并与各地语言结合,又吸收姐妹艺术的营养而形成各省的皮黄剧种,但它的源头是应该起自陕西的。

                      (本文摘自《中国汉调二黄研究》第一章  源 流 探 究之第一节)

 



分享到:

   版权所有:汉调二黄   www.zghdeh.com   陕ICP备19009419号   邮箱:hbqwgj@163.com   网站设计:安康市正源软件有限公司